魂断西街?心碎阳朔 致挚友刘文

今天是你离开我们的第四天,那天发生的一切还是像一场噩梦一样,可怕而不真实。按照原计划,今天应该是我们回深圳的日子,如果没有发生那一幕,我们应该像其他普通游客一样,带着疲惫的身躯和旅途的回忆回家。但是,现实却如此残酷,我陪着伤心欲绝悲痛万分的你的家人,坐在交警大队楼下的石凳上,等待着毫不乐观的协调结果。而你,此时此刻,孤零零地躺在阳朔殡仪馆内,是否在等待我们接你回家?

正如你的英文名sunny一样,你是一个阳光可人的女孩,二十五岁正值如花的青春。你从不吝啬你温暖的微笑。你温柔但是也坚强理性,有着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沉稳。刚刚获得国家注册会计师、注册审计师资格证书在一家国有企业负责审计工作,正如你的同事所说,正是可以开始享受生活的时候。当周围的朋友陆续听闻这个消息后,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个如此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匆匆的离开了,没有留下一句话。“没了才知道什么是没了”。这种伤痛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失,而是随着时间渗入到意识中,在心口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刺痛,也许已经麻木在悲痛中而不自知。

七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半,我们如约在深圳福田汽车站登上了前往阳朔的长途大巴。经过了九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于八月一日早上六点左右到达阳朔加油站。背着沉重的行李,我们尽管疲惫劳累,但是看到被秀美的山峰包围的阳朔,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对这次旅行还是充满了期待。我们步行到西街口,在街口对面找到一家宾馆入住,收拾好行李洗去一路风尘后,像大多数第一次到阳朔的游客一样,我们找到一家桂林米粉店吃桂林米粉作为阳朔的第一餐。上午游玩了遇龙河上半段竹筏漂流和聚龙潭。说到上半段竹筏,与其说是漂流,其实就是在一个小池塘里随波漂一个来回。订票的时候说有八十分钟左右,但是筏工说最多五十分钟。筏工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说话嬉皮,态度懒散,筏子也划得懒怠。期间数次给我们推荐岸边的烤鱼。我们都拒绝了。旅游的第一站就怀着这样无奈的心情,我们都很失望,但是善解人意的她安慰我说,没事,晒晒太阳,看看山水也不错。这样想,心境乐观了许多。

中午回到西街后简单吃完午饭,我们就回宾馆休息。下午四点半左右太阳不烈的时候,我们在西街,阳朔公园闲逛。六点多,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们在阳朔公园租了两台自行车骑到漓江边吹风,并憧憬着明天的漓江精华漂流。还了自行车回到宾馆是八点多了,我们在宾馆联系好了第二天的漂流。九点多出来宾馆,准备到对面的西街吃点东西再逛逛酒吧。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将成为我永生的痛。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我身边如此亲近的一个人会以这种方式离开我,以这种方式在我心口刻下一道深深的口子。

从宾馆出来,就有一条斑马线通往西街口,由于没有红绿灯,我们在观察了左手边的车况后,慢慢随着其他同行的行人过马路。走到中间栏杆处后等待并观察对面车道的车况的时候,突然从所在车道,我的左手边快速驶来一辆两轮摩托车,可以明显感觉到该摩托车当时速度失控且行进方向有明显偏差,直接撞到站在我右手边的她,并摔到对面的车道上,与此几乎是同时,一辆四轮农用车在对面车道快速驶来,左后轮压到她头部。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看着她趟在车轮下,脑后慢慢流出血液,当时的我完全吓蒙了。我大声哭喊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甚至忘了自己可以报警,身边的路人提醒我赶快报警,我颤抖地拿出手机,第一次拨错,拨到一一二,接着拨通一一零。我报警后,等待救援的过程中,打电话给朋友,通知家属。但是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她,黑色的血液已经流了一大滩,我完全疯了!此时现场,马路两边已经围满了人,我站在马路中间,这个陌生的城市,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和绝望。大概十来分钟(实际时间也许有偏差,当时已经没有时间概念)医院医生赶来进行现场抢救,但是伤势过重,不幸当场无救身亡。当时我还抱有一点点点点的希望,但是当我问医生的时候,他亲口说出她已经走了,那一刻,我感觉天塌下来了。为什么,前一秒还和我有说有笑的,下一秒就阴阳两隔!?你是如此的善良,在朋友眼中如此优秀,在亲人眼中如此乖巧,老天为什么要以这样残忍的方式带你离开这个世界?????

从通知家属后,两部手机的电话潮水般涌进来,家属更是无法接受,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父母亲和亲戚连夜包车从湖北家乡赶来,并在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到阳朔交警大队。广州深圳的亲戚都赶第二日最早的航班到桂林。可以想象但是又很难想象,在这十几个小时奔波的路途中,家属是如何度过的。后来跟她小姨聊到这个事情,说到一幕,在一个加油站,她妈妈看到一个女孩,就喃喃的说,那是刘文吧,刘文啊!不停的呼唤。

然而,除了要面对阴阳两隔的现实,后面与交警,肇事方艰难的交涉更是给家属濒临崩溃的精神状态雪上加霜。虽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