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王獻之集(转)

    王獻之集
    卷一
    桃葉歌二首
    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隋書》二十
二。《南史?陳後主紀》。《玉臺新詠》十作《情人桃葉歌》。《書鈔》百
三十八。《類聚》四十三。《樂府詩集》四十五。《詩紀》三十二。
    桃葉復桃葉,桃葉連桃根。相憐兩樂事,獨使我殷勤。○《玉臺新詠》
十。《類聚》四十三。《樂府詩集》四十五。《詩紀》三十二。
    〔桃葉映紅花,無風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獨採我〕。○《樂府詩
集》四十五。
    王獻之集
    卷二
    辭中令書
    外出謂公私可安耳,勳賞既湊,亦已息望。但使明公不遺,有會不忘,
亦何憂便餧耶。民志不慕高,情不忘榮,懇懇祈訴,惟願離今任耳,餘無所
擇。伏度朝恩,不過存愍故舊,使蓬莤與蘭蕙齊榮耳。明詔爰發,恩已被矣,
榮實厚矣,必何須拜而治,順許而弛!今日君臣之際,差可得適願樂也。若
民有纖芥,少裨聖化,亦當求自策效,而能臨殊寵,必欲免耶?思之實熟,
萬無此理,古來亦未有量力而致深罪者。蔡司徒立帝王於御床,詔驛數反,
其不祗順,正止於免黜耳。此外希不矜體者,違命誠為深愆,曲從實復過此。
    伏度天海容納,必當哀許,仰憑仁眷,惟願垂救,動成塵穢,轉難為顏,
乃欲覲謁,忽患齒痛,疼慘無賴,語迫罔知所厝,冒復啟訴,謹草一呈,磬
竭款實,謂為麤盡,一豪虛矯,神明殛之。若民可作尚書令而使四海推者,
亦人誰不堪。勳德蓋世,尚當有讓,況民凡鄙而可寇竊耶?王懷祖先輩名流,
作此職可謂僉允。桓宣武窺尚書門,猶言此中無人,固知當之未易也。劉既
不便,彌不自宣,故寄之翰墨,益增繁忤,飢渴還旨,願不作悠悠常誨耳。
    獻之死罪。州民王獻之呈。
    與郗超論袁宏書
    彥伯已入,殊足頓興往之氣,故知捶撻自難為人,冀小郤當復差耳。
    玄度帖
    玄度時往來,以此為慰。興公使適還數日,具都下問,人情所憂,良可
歎息。諸從數問齡,前來經日,極為差,云仁祖欲請為軍司,不知行不?
    又
    玄度何來遲,深令人憂懸耶。常謂有理,因祠監多感足下共事甚善,然
所造極難. 想足下每思先後,卿豈須言親親不已意耳。安石停此過半日,猶
得一宿,送近道,所以致歎,何物喻之,一十當浦陽,諸懷兒不可言,且不
復得。卿送有諸歎,今此貪上道。
    鄱陽帖
    獻之白:不謂鄱陽一門,艱故至此。追尋悲惋,益不自勝,奈何奈何。
    政坐視其滅盡,使人悲熟。賴子高在此,不爾,無可成。獻之。
    又
    鄱陽書停諸舍,便有月未具,散騎書知情至,草草未發遣,奉去月餘,
承婦等復不能差,深憂慮耳。
    又
    鄱陽歸鄉,承脩東轉有理,吾賢畢欲事,必俟勝歡慰于懷耶。吾終權宜,
至承今年飢饉,仰惟年支都乏絕,不謂乖又至於此耶。吾腳尚未差,極憂也。
    鐵石帖
    近與鐵石共書,令致之,想久達,不得君問,以復經月,懸情,豈可言。
    頃更寒不適,頗有時氣,君頃各可耳。遲旨問,僕大都小佳,然疾根聚
在右髀,腳重痛不得轉動,左腳又腫,疾候極是不佳,幸食眠意事為復可可,
冀非臧病耳。
    又
    知鐵石前往,快作樂。諸君善處世,一達於當年,不復過此。僕端坐將
百日,為尸居解日耳,不知那得一散懷,何其相思之深,臨書意塞。
    德遠帖
    前告先以陳事意,必是更有家信,未知期說. 見德遠書所致人耶,何可
足下今耶。
    祖希帖
    知祖希佳,為慰慰。數不得書,其云至水門,增深款之。
    授衣帖
    獻之死罪。授衣諸感悲情,伏惟哀慕兼慟,痛毒難居。見徐并使君書,
承比極勝,但承此凶問,當復大頓耳。比日憂馳,無復意,不審尊體云何?
    腳及(可)〔耳〕痛氣,得此哀號,何如?先大惡時灸創,特不堪此,
不乃為患,眠食幾許,使君今地,實難為識. 然所以為識,政在此耳。當今
可復使不萬全,不願其以多筭難易得之,便自可令不為因絫耳。比者忉怛,
當不可言,當不可言。獻之死罪。
    衛軍帖
    衛軍猶未平和,而哀勞殊未得盡消息理,常以不寧。僕射得散力,甚慰。
    表解臺職不?知得恕不?復冠軍告,懸企。
    府君帖
    獻之白:極熱。敬惟府君此月內得書,來時幾得問。希此消息,極悶悶。
    軍中復如何?患膿不能潰,意甚無賴。君有好藥,必時復與府中,多少
極濟事耶。
    領軍帖
    還此,今有書,何以至。不知諸舍故多患,念勞以今差也。得領軍書,
故在風. 丹楊書,常疾動,耿耿。亦云得鄱陽近書為慰,丹楊疾者不果來,
甚悵恨。
    參軍帖
    東家尚未欲下,李參軍無政日有此議,能自來此方寸,無使聞上極不玅
之事。獻之頓首。
    冠軍帖
    委曲前書具,想勝常也。諸人悉何如?承冠軍定入計,今向達都,汝奉
見欣慶,但恐停自不多耳。
    又
    承冠軍故爾,不覺轉勝,灸無所覺,憂馳深,汝燋悚可言。
    別郗氏妻
    雖奉對積年,可以為盡日之歡,常苦不盡觸類之暢。方欲與姊極當年之
足,以之偕老,豈謂乖別至此。諸懷悵塞實深,當復何繇日夕見姊耶!俯仰
悲咽,實無已無已,唯當絕氣耳。
    與兄徽之書
    兄伯蕭索寡會,遇酒則酣暢忘反,乃自可矜。
    歲終帖
    獻之白:節過歲終,眾感纏心,伏惟同之。奉月初告,承極不平復,頭
眼半體疢恒惡。兄告說,姊故殊黃瘦,憂馳可言,釁切,不審尊體復何如?
    眠食轉進不?氣力漸復克耳,遲復旨,告獻之故爾。獻之。
    礜石帖
    獻之白:兄靜息應佳,何以復小惡耶?伏想比消息,理盡轉勝耳。礜石
深是可疑事,兄患散,輒發癰,勢為積乃不易,願復更思。獻之,惟賴消
息內外極生冷,而心腹中恒無他,此一事是差,但疾源不除,自不得佳。論
事當隨宜思之也。獻之白。
    又
    姊性纏綿,觸事殊當不可,獻之方當長愁耳。
    違遠帖
    吾十一日發吳興,違遠兄姊,感戀無喻,慶等別不可言,比奉告,故多
患。姊經感極頓,憂馳益深。適諮議十六日告,風疾,故爾反側,餘可行未?
    東動靜不寧,吾宜速吳與丞別兄進,猶戀罔,勞亦極惡,馳情。二女晚
生皆佳,未復華姜疏,比來得直疏,故惡故足當視華也。汝兒女並可不?
    廿九帖
    廿九日,獻之白:昨遂不奉,恨深。體中復何如?弟甚頓,勿勿不具。
    獻之再拜。
    又
    獻之白:承姊故常惡,不審得春氣,復何如冬,馳情,餘安和至寧此故
耳。獻之白。
    鵝還帖
    諸舍復何如?吾家多患憂,面以問慰情,不知可耳。承永嘉比復患下,
上下諸疾患乃爾。燋馳豈可懷,不審今復何如?嫂即平和耳,貞壽不成病不?
    又
    鵝還慰姊意,今已嘗向發,分張諸懷可言。殊嘗復憂懸,婢腹痛見差不?
    劉家疾患即差,秀已還也。
    又
    慶等已至也,鵝差不甚懸心,宜道尋去,奴定西,諸分張少言。
    又
    獻之等再拜:不審海鹽諸舍,上下動靜,比復常憂之。姊告無他事,崇
虛劉道士鵝群復歸也,獻之等當須向彼謝之。獻之等再拜。
    散情帖
    獻之白:不審疾得損未?極憂. 及更能出入未?前書云,至於散情,嫂
疾苦療得所,深喜慰,想必為問,敬和晚際似差耶,諸舍也能向諸弟各也。
    使君帖
    嫂等承更惡,不審頃痊復不?必須散時,終得力耶。此藥甚佳,想姊舉
體不能行,履服遂差。安西且無恙,府君屬有和稀,久滯行路,同人絕得此
心,故當攜其長幼,詣汝上下,知彼駱驛有書,示不足以慰吾意耶。冬間必
欲至足下所居,承使君明練,不謂漸有勝也。君數集聚,然其大都可耳,吾
止於月半間耶。
    承姑帖
    獻之白:承姑比日復小進退,其爾不得一極和,憂悚猶深,不審以服散
未?必得力耳,比驎相聞,故云惡,懸懷,使君數得書也。
    阿姑帖
    近奉阿姑告,知平安,極慰人意,獻之遂不堪暑,氣力恒惙,恐是惡風,
大都將息,近似小卻.
    東陽帖
    不審阿姨所患得差否?極令懸惻。想東陽諸妹當復平安,不審頃者情事
漸差耶。彼郡今戴甚不能佳,不知早晚至,當遂至郡,深相望。
    敬祖帖
    敬祖日夕還山陰,與嚴使君聞,頗多歲月。今屬天寒,擬適遠為當,奈
何奈何,爾豈不令念姊,遠路不能追求耳。
    永嘉帖
    願餘上下安和,知婢日夕疏。慰意,育故羸,懸心,倪比健也。適奉永
嘉去月十一日動靜,故常患不寧,諸女無復消息。獻之。
    又
    育等可不?轉思見之,知恩慕不中。
    天寶帖
    白:東告,具天寶疾患問,何其倉卒,乏子孫,當欣倫早成家,以此娛
上下,豈謂奄失此女,愍惜深至,惻切心懷。嫂哀念當可為心,情願不可保,
使人惋惋悲。政當隨事豁之耳,嫂先積弊,復有此痛心,不審不乃惡不?甚
以憂馳,眠食復多少。願遣無益,盡(悄)〔消〕息理。
    仲宗帖
    一月廿九日告仲宗奉世諸兒,禍變無常。
    黃門帖
    黃門隕背,哀痛摧剝,不自勝任。奈何奈何,及書感塞。父姑告。
    秀順帖
    何必不耳,企遲,此大都如常。秀順至,慰意,順心痛委頓焦勞。
    靜婢帖
    諸舍不能集會,深哽塞。仰料靜婢,自常不和,知從事甚簡,致此佳也。
    豹奴帖
    豹奴此月惟省一書,亦不足慰懷,深悉足下情素耳。
    江州帖
    知汝決欲來下,是至願,然嫂當得供養,冀郡固有理,若宣城瑯琊不果,
南有空缺可作者,此信還具白,當與在事論,為不可須留者,便可決作來下
記也。上方大枋,想汝不過數枋足,彼故當足合偶此耳。人方當麤足不果耳。
    可白。吾當托桓江州助汝,此不辨,得遣人船迎汝,當具東改枋,枋三
四,吾小可,當自力無湖迎汝,故可得五六十人,小枋諸謝當有,便是見今
當語之,大理盡此。信還,一一白。胛痛不可堪,而比作書,欲不能成之。
    二妹帖
    忽動小行多,晝夜十二四起,所去多又風不差,腳更腫,轉欲書疏,自
不可已,惟絕歎於人理耳。二妹復平平,昨來山下差靜,岐當還。
    諸女帖
    想彼悉佳,汝復見諸女不?此近下故爾耳。
    阮新婦帖
    諸女無日事,懸心。阮新婦何日至,慰姊目下。
    又
    阮新婦勉身,得雄,甚善。散騎殊常也。
    郗新婦帖
    令外甥欲問,郗新婦更篤,憂慮深。
    范新婦帖
    謝范新婦得富春過諸道路安隱,甚慰懸心。比日涼即至平安也,上下集
聚欣慶也。華等佳不,小婢比小下大都可耳。新婦舍其行更憐之,不可言。
    范新婦省。
    新婦帖
    新婦服地黃湯來似減,眠食尚未佳,憂懸不去心。君等前所論事,想必
及謝生,未還何爾,進退不可解,吾當書問也。
    慰意帖
    得諸慰意,吾故冀惡尋視汝。又告。
    東近諸帖
    未復東近動靜,馳情,昨即遣行,為不至耶。
    又
    二十三日,獻之問,得十九日書之間後何如?吾故劣,力不一一。王獻
之問。
    又
    向聞游諸懸作,今退念時事,覽之後復慨然。
    又
    五月十二日獻之白:節過,感懷深至,念痛傷難勝。得五日告,知君轉
勝,甚慰甚慰。雨過此復何如,想消息日平復也。謹僕近暴不佳,如惡氣,
當時極惡,賴即退耳,故虛劣,勿勿還不多。王獻之白。
    又
    思想轉(思)〔深〕,省告,知君亦同,如今未知面期近遠,此慨可言,
惟深保愛。數音問,尋故旨,取君消息。
    又
    信明還,東有還書,願送來,已今分明至著都上。
    又
    慰之,吾故沈頓,思見之,故想時能問疾,得來先報之,不能得自致者,
旨取車。王獻之答。
    又
    獻之白:奉承問,近雪寒,患面疼腫,腳中更急痛,兼少下,甚馳情,
轉和佳,不審尊體復何如?得此諸患,小差,不復思何如,幸能復散,故鎮
益久藥,何以不更將之。遲尋復旨,若獻之弊於淡飯,飲得春風,氣惛亂言,
故欲熱,復食酒,為腹可耳。獻之白。
    相過帖
    相過終無復日,悽切在心,未嘗蹔撥,一日臨坐,目想勝風,但有感慟,
當復如何。常謂人之相得,古今洞盡,此處殆無恨于懷,但痛神理與此而窮
耳。盡此感深,殆無冥處,常恨。況相遇之難,而乖其所同。省告,不覺滻
流。既已往矣,亦復何言。獻之。
    夏日帖
    夏日感思兼悼,切割心懷,痛當奈何奈何。得思道書,慰意。薄熱,汝
比各可不?吾並故諸惡勞,益勿勿。獻之白疏。
    慕容帖
    慕容有易賴意耶。
    薄冷帖
    薄冷,足下沈痼,已經歲月,豈宜觸此寒耶。人生稟氣,各有攸處,想
示消息。
    益部帖
    益部耆舊傳今送,想催驅寫取耳,慎不可過淹留。吾去月從孫家求信,
次頓爾頻為亂反側。餳大佳,柳六惠言,餳可常餌,亦覺有益耳。
    思戀帖
    獻之白:思戀轉不可言,瞻近而未得奉見,但有歎息,遲諸信還具動靜
. 獻之白。
    轉勝帖
    疾不退,潛處當日深,豈可以常理待之。此豈常憂,◇不審食復何如,
飢色可可,所堪轉勝,復以此慰馳竦耳。
    消息帖
    消息亦不可不恒精以經心,向秋冷,疾下亦應防也。獻之下斷來,恒患
頭項痛,復小爾耳。
    集聚帖
    省前書,故有集聚意,當能果不?足下小大佳不?聞官前逼遣足下甚急,
想以相體恕耳。足下兄子以至廣州耶,當有得集理不?念懸心也耳。
    近豫帖
    白:承舍內分違,近豫遂就,難以喻通濟理。獻之白。
    復面帖
    復面悲積,蕃首以不佳,耿耿。僕近動散委頓,雖轉折猶惙然,發止尚
以未定日,冀以言首,力還不復耳。
    西問帖
    得西問不?寇復云何,令人邑邑。具示。
    月終帖
    獻之言:月(中)〔終〕伏惟,哀傷不可任。不審尊體諸患復何如?悚
息。謹言疏不備。獻之言。
    安和帖
    獻之白:奉別告,承安和慶慰。極冷,不審尊體復何如?獻之比日如復
小勝,因夜行忽復下,如欲作,今服藥,盡溫燥理,冀當可耳。然異極都
〔不〕得復小失和,卿惡亦不復得。妄近生冷,體氣頓至此,令人絕歎. 行
有佳酒便服。
    餘杭帖
    獻之白:思戀觸事彌至,獻之既欲過餘杭,州將若比還京,必視之。來
月十左右便當發,奉見無復日,比告可喻,願復盡珍重理。獻之白。
    晴快帖
    再拜:夏節近,感思深惟,窮號崩絕,不可忍處。晴快,不審體中何似,
食噉復多少?甚馳情,不審諸舍復何如?未復西動靜不寧,此多患反側,願
深寬勉,故承問。
    珍重帖
    思戀,無往不慰。省告,對之悲塞。未知何日復得奉見,何以喻此心。
    惟願盡珍重理,遲此信反,復知動靜.
    尊體何如帖
    獻之白:不審尊體復何如,昨夜眠多少?願盡寬喻理,憂馳可復言,若
得消息者。獻之。
    中秋帖
    十二月割至不?中秋不復不得,想未復還慟理,為即甚省如何?然勝人
何慶等慶等大軍。
    日寒帖
    日寒涼,得告,承諸惡◇〔復〕灸極,嘗慘痛悲灼,僕病正自不差,疾
久自目深悲企甚積. 既慘塞居疾,係以罪黜二三,不出職門,近疑所敘,似
不◇,益企恨,秋牽借請有人,當復敘耳。
    南中佳音帖
    南中佳音一一,小慰解數月也。吾甚憂慮卿,君何如耶?獻之。
    白鮓帖
    適得元直二十三日疏,送白鮓,今送十褁,似並猶堪噉. 獻之白。
    服黃耆帖
    承服腎氣丸,故以為佳。獻之比服黃耆甚懃,平平耳,亦欲至十齊,當
可知。
    湯酒帖
    得書為慰,吾先夜遂大得服湯酒,諸治漸折,故頓極難勞。知足下便去,
不得面別,怏恨。深保愛,臨書增懷。王獻之。
    鴨頭丸帖
    鴨頭丸故不佳,明當必集,當與君相見。
    服油帖
    服油得力,更能停噉,只五六日停也,不至絕艱辛也。足下明當必果,
想即日如何?深想憶。
    送梨帖
    今送梨三百顆,晚雪,殊不能佳。
    鏡湖帖
    鏡湖澄澈,清流瀉注。山川之美,使人應接不暇。
    明謝安忠勳疏
    故大傅臣安少振玄風,道譽(滋)〔洋〕溢。弱冠遐棲,則契齊箕皓,
應運釋褐,而王猷(充)〔允〕塞。及至載宣威靈,強猾消殄。功勳既融,
投韍高讓。且服事先帝,眷隆布衣。陛下踐阼,陽秋尚富,盡心竭智,以輔
聖明。考其潛躍始終,事情繾綣,實大晉之雋輔,義篤於曩臣(久)〔矣〕。
    伏惟陛下留心宗臣,澄神於省察。
    啟瑯琊王為中書監表
    中書重職掌昭命,當否是寄。自大晉建國,常令宰相參領,中興以來,
益重其任,故非輕才所可獨任也。
    又
    中書職掌詔命,非輕才所能獨任。自晉建國,嘗命宰相參領,中興以來,
益重其任,故能王言彌徽,德音四塞者也。
    保母志
    瑯琊王獻之保母,姓李名意如,廣漢人也。在母家志行高秀,歸王氏,
柔順恭勤,善屬文,能草書,解釋老旨趣。年七十,興寧三年歲在乙丑二月
六日,無疾而終. 仲冬季望,葬會稽山陰之黃閼岡下,殉以曲水小硯,交螭
方(壼)〔壺〕,樹雙松於墓土,立貞石而志之。悲夫!後八百餘載,知
(狀)〔獻〕之保母宮于茲土者,尚〔□□〕焉。
    王獻之集
    附錄
    詩
    客從北方來,言欲到交趾。遠行無他貨,唯有鳳凰子。百金不我鬻,千
金難為市。○高似孫《緯略》七。
    桃葉團扇歌
    七寶畫團扇,粲爛明月光。與郎卻暄暑,相憶莫相忘。
    歲雜帖
    十二月廿七日具疏,操之、獻之再拜:歲盡無復日,感思兼懷不自勝,
兄亦同之,奈何奈何。奉十二日告,承掾安和,慰馳情,姊三兄,諸患故爾
不損,憂馳,晴快,不審尊體復何如?遲復來告,操之故平平,已再服散,
冀得力,獻之亦忘憒勿,謹拜疏不具。操之等再拜。
    雜帖
    八月十九日具疏,操之、獻之再拜:昨日諸願悉達,奉上告慰,馳心。
    極冷,不審尊體復何如?操之創故不差,常惡亦故爾憒憒. 獻之昨來復
下,如欲作,殊乏極. 服石的丸,冀得力。謹上不具。操之等再拜。
    王獻之札
    臣獻之言:臣違遠墳墓,奄冉五載,罔極之思,實結于中,前在郡已具
陳。聞爾時聖恩垂矜,甚欲申其情事,但以被徵有大例,故令曲成之仁不遂。
    臣於朝職不同并急之制,今欲特乞假百日以泄私情,猶復欲與中表少敘
分張之懷,又臣姊劉氏在於杭,當蹔過省,若不得此,不容向展。伏惟天慈,
物通其志,必蒙聽許. 以私上聞,伏用秪悚。臣言。
    進書訣表
    臣獻之頓首言:臣年二十四,隱林下,有飛鳥,左手持紙,右手持筆,
惠臣五百七十九字。臣未經一周,形勢髣,其書文章不續,難以究識. 後
載周以兵寇充斥,道路修阻,乞食揚州市上,一老母姓沈,字光姜,惠臣一
餐,無以答其意,臣於匙面上作一夜字,令便市賃,近觀者三,遠觀者二,
未經數日,遂獲千金。所有書訣,謹別錄投進,伏乞機務燕閒,留神披覽,
不勝萬幸。臣獻之頓首。○《墨池編》。

好东西,收藏~

TOP

收藏

TOP

已收藏,谢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