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端砚浅谈

青花,「以微细如尘,欲隐欲现为贵。」青花是自然生长在砚石中的青蓝色的微小斑点,一般要水湿方能显露,青花以细者、活者、沉者佳,粗者、枯者、露者次之。而以如细尘掩明镜、墨沈濡纸者为绝品。青花与鱼脑冻同为端砚最名贵的石品之一,因二者有外观之余,更重要在于二者均有实用价值,不同石眼只会抢钱。微尘青花如尘如沙,由辉绿岩之微分子构成,密集式分布在砚上,非湿水难以察看。其质硬,与石英相若而较软,叩之无声,正因为又硬又细微,故能发墨如油,且能令磨出来的墨极细腻,好的砚匠必置之于砚堂,有助下墨发墨。有青花的端砚石质地细腻、幼嫩、滋润,故多出现在水岩、坑仔岩和麻子坑等。以上说的主要是微尘青花。但其实青花有多种,有玫瑰紫青花,蛤肚皮青花,蝇头青花,鹅毛青花,蚁脚青花,玫瑰紫青花,还有堆在一起纠缠不清的青花结等等。

TOP

端砚浅谈

叶白,「如蕉叶初展,含露艳丽,紫气环绕,无比娇嫩,一派珍奇气象」蕉叶白又称蕉白,其特点如蕉叶初展,一片娇嫩,白中略带青黄色,最佳的蕉叶白呈含露欲滴、成片(即成半圆形)状。蕉叶白多出现在水岩、坑仔岩、麻子坑和罗蕉坑等。白与冻的分别在于蕉白是一片较虚而有形的一片白色东东,而冻则是较实在的一团混浊体,像鱼脑之色,冻的四周多有火捺包围。
鱼脑冻的色泽是白中有黄而略带青,也有白中微带灰黄色的,是砚石中最细腻、最幼嫩之处。最佳的鱼脑冻应是洁白如晴云,白中带淡青色或白中带淡紫色,色泽清晰、透彻。刻砚艺人,一般都把鱼脑冻完整地保留在墨堂之中。有鱼脑冻的砚石,质地高洁,石质特别细腻、幼嫩、滋润,一般出现在水岩、坑仔岩和麻子坑。故我怀疑清爷那老麻砚堂中的可能是冻,而不是白。

TOP

端砚浅谈

天青,「以一片蔚蓝莹洁,如秋雨过后万里无云的天幕为贵。」天青与火捺为相对的,在紫色为主基调的端石上,出现一片青蓝微带灰白色的地方,那就是天青,在青灰或紫蓝的基调上出现紫红的石品,是为火捺,故麻子坑一般多有火捺,老麻尤多。

TOP

端砚浅谈

[这个贴子最后由汉风堂主在 2005/01/02 05:58pm 第 1 次编辑]

冰纹,「如春天之冰河化解,以冰裂之间的融线呈千姿百态为贵。」冰纹是水岩独有的石品,其它坑口一概没有,故可用以鉴定老坑。一般说来,大西洞老坑拥有较多冰纹,往往一泻而下数十条,水归洞则只会偶尔出现数条而已。冰纹冻则是冰纹汇聚,如百川归流之处的一大片,可以想象为百川回归形成的湖面,又或是大瀑布,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纹非纹,水非水,只可以壮观形容。

TOP

端砚浅谈

金银线,「以色泽鲜活,长势优美为贵」。硬度与砚材相若,我个人认为金银线是缺憾,在宋朝几乎没有人会用有金银线的石材来造砚,但到今天,好的石已绝迹,那缺憾也升格成为富美感的石品了。但事实上,砚堂有金银线对下墨就好,对观赏也好,但对发墨而言「绝非好事」!!粗,太粗,颗粒粗糙。试想想,以不平滑的黄铁矿和石英去磨墨会有甚么效果?想象不到的话可以在地下拾一块石英来试试,一般山头多的是。

TOP

端砚浅谈

火捺,以紫红如胭脂,形如古铜钱为贵,名叫金钱火捺。火捺有老有嫩,犹如鸡血石的血有活有死,紫黑的为老火捺,下品;色紫红如胭脂的,上品,一如清爷的那方老麻就有此品。细分则有胭脂晕火捺、马尾纹火捺、猪肝冻、金钱火捺等。火捺多出现在水岩、坑仔岩、麻子坑和宋坑等。

TOP

端砚浅谈

翡翠斑,「以形状奇特,色绿浓艳的如其玉为贵」绿如油彩的翠斑翠点各坑口或多或少都有, 圆的叫翡点,条状或块状的叫翠斑,但色如翡翠的只有上佳石材才能见到,我有三方老坑和坑仔都是只有数点

TOP

端砚浅谈

此外,端砚石品一些我以为是缺憾的:
“黄龙”─淡黄色带状石品
“朱砂斑”─指红色的斑条,和翠斑差不多,之前志哥发的一方麻坑,砚堂中的红块就是朱斑。
“白鹤屎”色黄白,是石中的杂质,最为恶劣,不明就里的以为是碎冻,差太多了
“鹧鸪斑”也称麻雀斑,是呈椭圆形的小斑点,疏密不一地洒落在砚石上,斑点有白中带黄色,黄中带褐色或青中带黑色,恰似鹧鸪或麻雀身上毛色的斑点,故名。
金星点则是宋坑特有的石品,闪闪发光,对歙砚有认识的比我清楚,手指累了,也不多打字了。

TOP

原帖由 汉风堂主 于 2005-1-3 07:17 发表
第一章.各名坑口
先就坑口色調简介一下,首先引别人的介绍:
「老坑外观青灰微带紫蓝
坑仔青紫带红,颜色比较均匀
麻子坑石色青紫略带蓝,石色丰富(这是就老麻坑而言)
宋坑石色紫如猪肝,有些部位带紫红或玫瑰红」

为什么没有图片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