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家园论坛's Archiver

张无疾 发表于 2008-7-25 13:27

杂说

[color=#000000][font=宋体]    人人都会说学习书法需要取长补短,人人都希望能够在别人那里学到一点精华。所以拼命的寻找好碑好帖好范本。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真正的精华哪里会在那些好碑好帖好范本上呢,再好的碑帖范本也只是躯壳而已,躯壳上哪里会有真正的好的东西呢。在躯壳上下功夫只会是白忙。忙到自以为是的占了十之八九,或许会更多更多。
    好碑好帖好范本上面所具有的也就是一点别人的气息而已,气息可不是学得来的,那是作者各方面素养所堆积的结果。如果没有一定的正确引导,绝大部分人穷毕生的精力也是很难闻这点气息的。所以只好在表面上捡一些枯枝干柴而满足了,总是还觉得这些干柴无量呢,怎么捡也捡不完的。当然,用上一句博大精深就完全能够自圆其说了。
    所以在书法这个领域里胡言乱语的人特别多。这和很多人很少见到真正的好的真迹也有一定关系。再有一点就是很少有人下功夫好好的把不同的两幅字经常并排起来比较和欣赏。
    在鉴别能力方面,有一点是很多人没有发现的,就是任何一个一点也不懂的人 (不包括白痴) 也具有分辨并列的两幅字的优劣的能力。那些没事喜欢乱说的人就是因为不愿意好好的利用自己本来就具有的这点能力。所以才会胡说八道。只是很少人知道自己本来就具备这样的能力而已。如果有人能够好好的利用自己的这点能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对书法产生正确的认识的。
   所以学习书法的人,首先就要利用好自己的眼睛。用好了眼睛才会真正知道书法水平的优劣高低与什么样子的字体没有一点关系。所以,今天的所谓正书委员会,草书委员会.,隶属委员会之类很明显是一些不知道书法为何物的人的方缪行径而已。或许是脑袋进了水之后的产物。
    很多的书论多半都只是莫名其妙的说辞,害人的成分比利人的成分大得多。当然,能够在真正的明师指导下去读,或许又是另外一番情景。同样是一句“折钗股”,一句“屋漏痕”在不同的人口中说出来,其意义大相径庭。可怜的是无数的人就爱拿那些东西出来显摆,好像能念两句这类言语就很有学问一样。全然不知正好显露了自己的浅薄和无知。
    既然是无知,当然就无知了。对于这类人真的是无可奈何。[/font][/color]
[font=宋体][size=13.5pt][attach]41053[/attach][/size][/font][size=13.5pt][/size]

[[i] 本帖最后由 张无疾 于 2008-12-19 21:44 编辑 [/i]]

边看边写 发表于 2008-7-27 19:53

好帖,学习了!:handshake :victory: :victory:

张无疾 发表于 2008-10-7 17:40

人人都知道书画相通,书法的道理不仅仅和绘画相通,他和世间所有事物的道理都是相通的,不会有任何一件事是可以例外的。学习书法的人能够参悟到这一点,才算是获得了书法的真正意义。否则就是单纯的写两个字,写得再工整也没有什么意义。也只有证到了这一点,才有可能得到真正上乘的书法作品。这样的作品不是谁想把他说坏就能够说坏的。因为他已经“几与道”,接近真理,故而一万年也只会是很好的东西了,不会是任何的争议所能够动摇的。凡是懂得了基本的道理,还要想得到实际的结果,唯一的办法就是身体力行,用自己的行动去印证他,所谓印证会有一段必然的过程,这段过程没有人可以例外,人人都一样的平等。只有自己才能够走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帮忙。凡是为名为利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找到正确的路,永远也不可能走完这个过程。为什么?因为名和利便是俗念,有了俗念就必然俗书,俗书者就必然俗人,周而复始。就是這么个漩涡,真要想逃出来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放下。不要想两头捡便宜。

[[i] 本帖最后由 张无疾 于 2008-12-19 21:59 编辑 [/i]]

张无疾 发表于 2008-10-7 17:40

[font=宋体][size=5] 学习书法的人一般都太重[/size][/font][size=14pt][font=Times New Roman]“[/font][/size][font=宋体][size=14pt]我[/size][/font][size=14pt][font=Times New Roman]”[/font][/size][font=宋体][size=14pt]了。(当然不是只有学习书法的人重“我”)[/size][/font][font=宋体][size=14pt][color=#000000] [font=宋体][size=14pt]我是什么呢?我就是俗人。俗人所拥有的观点当然只可能是俗见,俗念,俗气。执着我见就是执着俗见。执着俗见的人必然俗气。执着于我,失去的恰恰是自性的真我。只有把俗气的我放到一边,才会有真正本性的我的显现。这就是很多人在书法上用了很多很多的功夫,却永远也和上乘的作品无缘的真正原因。人人都有真我,只是人人都被俗气的我遮蔽了而已,自性不能显现,书法怎么也是不可能上乘的了。[/size][/font][/color][/size][/font][font=宋体][size=14pt][color=#000000]    [font=宋体][size=14pt]无论任何东西,无论他有多好,都会向着他的对立面转换的,都是有可能变得非常不好的。书法也不会例外。[/size][/font][font=Verdana][size=14pt] [/size][/font][font=宋体][size=14pt]所有好的上乘的书法作品,都是不可以用来作为榜样和标准的。就是自己的好的作品也不例外,何况是历代的名人碑帖。如果把他们作为自己的榜样,作为了标准,这些上乘的作品就统统变成了魔障。他有他的我,我有我的我,他有他的俗,我有我的俗,本来就毫不相干。有什么是值得作为自己的榜样和标准的呢?一旦有了榜样,有了标准,我们的自性就会被这些榜样和标准禁锢起来,榜样道是成了榜样,我呢?就成了榜样的附庸,成了榜样的牺牲品了。无论再高级的作品也仅仅是一副躯壳。要学习研究他,就应该研究创造了这付躯壳的人的阅历,思想,研究他形成这付躯壳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围着他的躯壳打转,把别人的躯壳拥为己有。躯壳的产生只是在别人的肉体,思想和别人的本性的共同合作下的偶然的产物。任何一个人去把人家一个偶然的产物抱得紧紧的都会是非常可笑的。其用心不过是想在别人那里吃一点现成饭而已。那么自己所用的功夫呢?当然是莫名其妙的就为这些榜样帮工去了,累死了也是白累,没有人会给我们说一声谢谢的。自己所应该修的应该练的却什么也没有修到,没有练到。[/size][/font][font=Verdana][size=14pt] [/size][/font][font=宋体][size=14pt]要想得到好的结果,首先就要把挡在自己前面的圣人统统踢开,把自己的那些得意之作统统踢开,把自己以为得意的东西统统踢开。否则,只好作一辈子躯壳的奴隶了。哪里还有什么高妙的书法可言。[/size][/font] [font=宋体][size=14pt]当然,人家的躯壳并不是就不能用了,盲目的排斥和盲目的崇拜都是同样的迷信,都是一样的执着了我的俗见,都会把事情引向相反的方向。所以这里面的轻重还必须靠自己去反复的掂量才能找到最佳的平衡点。盲目的赞成和盲目的反对都是盲目,都是不可取的。[/size][/font][font=宋体][size=14pt][/size][/font] [/color][/size][/font]

[[i] 本帖最后由 张无疾 于 2008-12-19 22:00 编辑 [/i]]

张无疾 发表于 2008-10-7 18:18

[attach]42785[/attach]

张无疾 发表于 2008-12-9 22:49

人这个动物如果说还不够聪明真不会有人相信。
但是这个聪明的动物非常懒惰,尤其是懒得主动聪明一回。
就拿我说的“任何一个一点也不懂的人也具有分辨并列的两幅字的优劣的能力”,“学习书法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利用好自己的眼睛”这回事来说,看了之后说“哦”原来如此的就比较多,但真正用自己的眼睛去印证的人就不会多了。就算听说了也明白了这回事,如果不去实实在在的印证两年,根本就不会对自己起多大作用。话依然只是一句话,一点用处也没有。虽然没有用处,却不等于说的是一句空话。

张无疾 发表于 2008-12-19 23:33

如来说:古今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所分别。

无论孔孟还是老庄,或是颜真卿,王羲之等等先辈贤圣,在他们自己所追求的道路上,可以说都是尽了自己的努力企图使自己的认识走到至高点。什么是至高点呢?是道。有此企图是人之常情,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古今中外有此企图的人无法估量其数。有这样的期求本来就是无上优良的事。到了今天不还是人人都希望能够把世上的事理彻底的弄明白吗?都在追求,追到了的却很少。应该追的是道,应该成就的是佛。把追道变成了追人,哪里还有得道成佛的机会呢。

所以学习古人,学习传统,最重要的是要从事理的角度入手,而不是抱着古人做的事不放,抱着古人的言论不放。很多的言论都是出自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很多的事也只是那一特定时期的偶然的产物,时过境迁,该产生的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件事了。时间过去一秒,前一秒钟就已经作古了。言论的本身仅仅是言论,书不可尽言,写得再精妙,他和具体的事理也完全是两回事。当然不是究竟。真正的究竟必须靠自己亲身去印证,没地方可学,也没有人有能力给人。

能够指一指方向,并能够把方向指的正确就已经是无量功德了。路还是得自己一步一步的走。

张无疾 发表于 2009-3-2 02:22

没有人不知道,凡是自己心里还在想着要努力去做好的时候,所做出来的事根本就不可能达到最好,能够做到最好的时候,已经不再是还在想着要努力去做好的时候了。后一个时期的产生当然是基于前一个时期努力。
凡是努力了一些什么才可能够收获到一些什么。这一点是不是人人都一定知道的呢?也许人人都会说自己当然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知道了呢?反复的多问几次,自己就会明白了。
很明显,居然会有大批的人并不是已经知道。就算一些知道了的人,又有多少人是切身的去印证了的呢?
很多的人用尽一生的经历去学习书法,仔细的算一算有几个时候是在努力的把自己的东西做好呢?是不是有大批的人都努力的在帮着别人把事情做好去了?用了很大的功夫都拿去帮了别人,而自己呢?大约就只还剩下了努力去做好的时间了。为什么创作这个词语会这么时髦,就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只还剩下努力把事情做好的时间了,所以只好用心的去创作。要想轻轻松松的不需要努力就得到一件作品一般都只是在做梦的时候还会有一点希望了。
所谓难者不会,会者不难。要想自己做事不难,先就要把自己放到作难的环境里才行。
有人叫我把我写的草稿发一张出来看看,我告诉他,我发出来的全是草稿。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